1. 企业登陆
  2. 媒体登陆
  3. 注册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曝光 >

屡坠不改 衡阳人民医院该担何责?

2016-10-14 10:49 来源:湖南大公网

字号:

自9月14日父亲凌春云“跳楼自杀”的噩耗传来,李浩忍住悲痛,做好安葬事宜的同时,多方寻找和谐处理此次“意外”事件的方法。
他不能理解的地方很多:
譬如医院为什么要代替公安机关开具“跳楼身亡”的死亡诊断证明?
为什么其父坠楼的病房楼此前发生过多次坠楼事故,而医院没有采取有效防护措施?为什么一级护理形同虚设?
谁愿意在死者还未安息的时候不得不追问死因?
谁愿意拿亲人的生命去跟医院较量权利高低?
谁愿意在尝试了所有和谐的途径后依然无果而归?
悲剧每天都在上演,尤其是在医院里,病魔随时吞噬着脆弱的生命,这些生命无不牵涉着一颗颗关爱的心,而医院的失责更是给死亡蒙上另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安防不当
“意外”并不意外,医院“屡坠不改”。据李浩诉说,其父是从衡阳人民医院第二住院楼四层公共走廊的窗台坠楼到一楼地面。该窗台没有任何防护设施,而且窗户敞开,极易发生人身危险。尤其是其父坠楼的病房楼已经发生多次坠楼事故,而医院没有做过任何补救措施和安装防护设施。再者,其父坠楼在医院公共场所,医院对其场所内人员负有安全保障义务。
为了解父亲坠楼详细情况,让医院知道病楼存在安全隐患的严重性,使坠楼事故不再发生,李浩找医院负责人沟通。李浩告诉记者,他以解决问题的心态而不是“找茬”的心态跟医院相关人员沟通,极力控制自己的悲痛情绪。然而,医院的人心思并不在改善安全防范措施上面,而是一心一意逃避责任,态度很差。在这件事情上,医院负责人一个推一个,这种不正视问题的态度让他很失望。
监护不力
据李浩讲述,其父亲坠楼一事是由其雇佣的陪护人员而不是医院职工第一时间发现。在发现病人坠楼之后,医院工作人员既没有报警,也没有进行施救。 
据李浩称,其父凌春云在医院的看护等级为“一级护理”,李浩虽常年在北京,但隔三差五打电话问候父亲,逢年过节必回家陪父亲,平常则安排可靠陪护对父亲进行看护。按照一级护理要求,医护人员应该每小时对父亲进行巡房,如果医院做到了这一点,如果父亲有“自杀”倾向,怎么会没有发现问题?
衡阳县人民医院医务部副主任王荣对李浩说:“我代表医院和你解释四点。第一,关于护理义务,医院认为自己尽到了……第四,你们家人说不要报警。以上是医院对你父亲坠楼事件给予的解释。”
李浩认为,所谓医院尽到了护理义务实在牵强,而所言家人说不要报警则是虚构,当时他在北京,不在现场,也不知道此事,并没有表示不要报警。
一线希望
就在李浩感到绝望的时候,他冷静分析:父亲凌春云虽患慢性肺阻塞多年,但该病不是什么要人死亡的绝症,他们家庭关系很和谐也很温暖,他父亲对生命的向往也一直很积极,没有任何自杀倾向,为什么医院会开具“跳楼身亡”的死亡诊断证明呢?这个不是公安机关才有的执法权力吗?欲盖弥彰,医院为了推卸全部责任,竟然做出这种事情。这给了李浩一线希望。
深刻反思
“没有一滴雨会认为自己造成了洪灾。当一个恶行产生的链条足够漫长,长到处在这个链条每一个环节的人都看不到这个链条的全貌,在灾难发生时,这个链条上的每一个人似乎都能沉默的心安理得。”李浩网帖上的这段话震撼人心。
在关乎人命的重大事情面前,医院居然没有人为其管理上的失职做真诚的检讨,没有任何部门、个人来承担该承担的责任,更没有明确的法律可以作为患者家属的维权根据。
李浩说,死者已逝,只求能够通过社会的力量呼唤医院改善设施,改进服务态度,呼唤法律更加健全,让悲剧不再重演,给患者一个平安的治疗环境,也给父亲凌春云一个公平的交代。

 

作者:周欢 责任编辑:lily

我要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服务项目

本站核心业务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双桥金隅可乐(传媒产业区)B座1120室中国传播网服务中心

邮编:100024

电话:010-65427588

邮箱:chuanbo365@163.com

QQ:153481720

新浪微博:weibo.com/chuanbo365

京ICP备11044011号-1

Copyright 2009-2011 中国传播网 版权所有